cover2.jpg

 

下一個要談的是主角兩人從橋上往下掉的鏡頭,請負責原畫的筌薴稍微談一下。

 

 

姚:這邊是銜接前面從橋上落下的卡、往下掉到水中的部分。過程中藍特斯試圖要接住夏並發射勾爪鎗。
這個鏡頭在空間和表演上較難處理,演出建議使用垂直的付けPAN,後來我個人追加了鏡頭的旋轉,鏡頭位置由左到右下側、中間騰空時,結合Follow鏡頭的表現。

 

 角色和破片等物件之間的掉落速度看起來很複雜,請問是如何去設計的?

姚:困難的是碎石有的在人物下方、有的環繞在周圍,但從鏡頭的角度從一開始仰角鏡,到後來平移Follow,碎石和角色間的空間距離感是不同的,一開始找了很多參考資料。

孫:我幫忙說明一下好了。由於鏡頭與角色位置的關係,一開始鏡頭是固定的仰角拍攝,角色跟著破片一起往下落後,有一段虛擬刻意延長的慢動作。因為一開始是由下往上的仰角透視,所以石頭鋼筋等的落下軌道並不是一直黏在角色身邊,需要考量到物件本身的距離位置的空間差、落下的速度、以及運鏡本身的移動,形成極度需要空間感、立體感和角色表演,節奏很不容易掌握的一卡。

當初較為簡單版的垂直付けPAN也是考慮到難易度,沒想到原畫自己加戲,給勇於挑戰的筌薴一個讚!(ゝ∀・)b

 

 這麼大張的背景處理上有甚麼困難嗎?

姚:要接紙所以很不好畫,因為沒有這麼大的作畫桌,有時候我甚至會把Layout貼在玻璃上作畫 (ง• ̀ω•́ ) ง。

 

 關於這卡角色的動作設計呢?

姚:在找尋資料時從參考電影中,我發現除非是很厲害的特技演員,多半人物在空中時其實動作不會太大,只能順著重力往下。在動作表現上夏是普通的往下落,而藍特斯為了接住他有試圖轉身過去伸出手,但也是接了兩次才抓到,增加驚險感。

 

c73.jpg

經歷重重難關完成的背景LO圖。(版權所有/SAFE HOUSE T & Studio REALS )

 

 最後的範例卡是D-4出現的場景,這一卡也是Pilot Film的最後一卡,看起來也是張數非常多呢。

 

 

姚:這卡的內容是D-4要從待機艙中出來、鏡頭往前進,主角兩人從畫面兩旁出鏡。
鏡頭前移的關係而有作假的魚眼效果、並非真實的鏡頭效果、而是為了畫面設計成從中心往外擴張的感覺。
困難的是D-4的設定上鏡頭是圓的、周遭也沒有很多物件,很難去表現出魚眼效果。

孫:這卡是Pilot Film的最後一卡,為了營造強烈的印象,我們希望能用D-4的出場鏡頭表現出這個角色的重要性,
動畫使用上也下足了張數,畫面在線稿測試階段乍看之下甚至營造出一點暈眩感,使用手繪作畫表現魚眼效果的有趣作畫,其實不那麼有機會嘗試的(。◕∀◕。)

姚:當時在鏡頭結構的處理上花了很多時間,要表現擴張效果又不能讓立體感跑掉...

啊我要抱怨一下、曾經好不容易深夜畫完了,傳原畫測試影片給老師看,結果又被老師修正,
當下真的是很崩潰,但也只能壓下情緒立刻打電話問老師。

孫:那時我也還在趕稿呀(〃∀〃)~電話裡沒有聽出來這一段呢? 辛苦了~

姚:!!Σ(;゚д゚) 沒有、我沒有負面的意思啦

眾:來不及啦XDDDD

穎:他還嫌是因為我設定的細節不夠、所以才會沒辦法表現魚眼呢(΄◞ิ౪◟ิ‵)

孫:這卡是真的不容易啦,筌薴傳給我時完成度大約80%了,只是最後張數多的部分還有許多原畫不精確歪歪扭扭的地方,加入中間張和上色後,瑕疵會被放大,好不容易營造的氛圍會被破壞掉,因此希望他堅持到最後完成。
所幸他沒有拿東西砸我或者罵人,電話裡聽起來他真的十足是個誠懇負責的原畫呀~也忠實的執行演出的要求,完成的畫面效果也相當好。

豪:現在回想能夠拿到這卡的動畫其實蠻幸運的,雖然當時真的覺得很累(笑)

蘇:我印象很深刻的是動畫完成後有先試拍成影片,當時老師在我旁邊看到後反應很激動的說:「就是要這個!」

 

每一卡都是各位的心血呢,感謝大家針對以上各卡作這麼詳盡深入的解說。
除了製作的內容外,製作中大家有發生什麼印象深刻的事嗎?從筌薴先開始好了?

姚:咦cue我嗎XD 我想想...子穎先啦(笑)

穎:竟然丟給我!好啦其實參與這次的卡夫特學到很多,例如和演出一起潤飾分鏡、補足場景不足的資訊、想辦法將角色和畫面優化等等,老師提供我蠻大的空間去執行,當時雖然很辛苦、現在回想起來真的學到很多。

 

蕭:你要不要說一下結石事件啊(σ`∀´)σ(戳姚)

姚:呃、就當時給自己很大的壓力,又喝很多濃茶,當時覺得腰背不太舒服以為是肚子痛...

蕭:這麼簡短嗎?
平常他就是吹自己身體勇健!調味料包呀飲料呀亂吃亂喝,
那幾天嚷肚子痛肚子痛又不去看醫生,大家一直勸,拖到後來不得不去了,
醫生一看就發現他是結石啊~還身體勇哩,好險他最後聽勸了(థ౪థ)

 

蘇:(無視旁邊兩人)我這邊的話,攝影的工作簡單來講就是把大家給我的素材拼起來讓它成為完整的畫面,所以有蠻多會需要回頭去向各分工溝通確認的地方,因為個性關係、與人溝通上對我來說是個很大的挑戰。

姚:不會啦~~你已經溝通得比我好了(◉◞౪◟◉ )

蘇:最難溝通的就是你啊(ㅍ_ㅍ)...

 

林:有一次我將畫完的卡放到動檢桌上被擔任那卡原畫的姚看到、他就笑我有張閉眼畫得很怪,
後來被動檢(蕭)指出那張不好時我說:「姚已經笑過我了QQ」、
動檢不可置信的說:「他笑你之後就沒告訴你該怎麼改嗎!?」

穎:那張後來被我收起來了,表情畫得超級祥和,大家心情不好時會拿出來看一下XD

我們工作室有個都市傳說是如果回家前把稿件放在桌上、隔天早上來就會有張黃紙幫你修正好囉~

林:桌上擺設也會改變、有時候會多一支筆或動畫尺。

許:我是筆跟橡皮擦都不見了耶(= =)

孫:應該是我吧^ ^”…我還蠻容易深夜進工作室,臨時找不到就順手在最近的桌上借的。

眾:侯~~破案了! XDDD

 

門.jpg

作畫部的房門上貼滿了大家的隨手塗鴉,是忙碌生活中的小小樂趣。
(版權所有/SAFE HOUSE T & Studio REALS )

 

蕭:在這邊也想請問在場的原畫師夥伴,
想問你們在畫原畫時對於角色表演和收集資料是怎麼進行的?

姚:我對找資料上不是很擅長,所以大都是問子穎、子豪兩位,或是偷偷觀察他們的做法,有時候會趁他們回去後跑去坐在他們位置上。

眾:(爆笑)是要吸收他們的精華嗎!?

穎:有時候早上來就發現椅子變高了,他還自己承認。

姚:總之就是看他們是怎麼找資料的,不然只能透過自己的經驗或是問人。

穎:我覺得找資料是個很重要的過程,因為做任何事都是要由前人的經驗去學習,放著那些經驗不用,都用自我流去摸索我覺得太浪費了,人生就這麼短,你不在人的基礎上往前走是有點浪費時間。

不是說有自己的想法不好、而是可以在別人的基礎上加入自己的想法。所以在找不到資料時我會大量快速的看動畫,尋找可以使用的動態。

 

關於這個問題,孫老師的看法呢?

孫:我沒有特別神奇的答案耶,尤其這個問題平時好像就經常在回答了^ ^”

其實剛剛提到角色表演的思考和找資料的方式,工作必須要在很有限的時間內無中生有產出,
唯一可以確定的是,我們肯定不會是世界上第一個畫這種題材的動畫師,
盡量在前輩們的經驗上迅速的理解演出情境、能力範圍內且不破壞作品統一性的前提下,努力加入自己的元素。

SAFE T內每個專案我擔任的角色可能都不太一樣,
這個專案我擔任的是演出,直接完整地修正角色和畫面的比例是比較少的,主要是給原畫們技術上演出上的指導。
但是好處是藉著這次的企劃,可以仔細地針對平常工作時難說明比較深的的觀念和想法作更清楚的傳達。

坦白說在這案子之前,團隊成員們商業動畫的經驗幾乎可以說是沒有,
這一次企劃中大家面對幾個專業都不容易掌握的畫面內容,團隊合作紮實地完成了。
充分可以從完成影像中看見大家的熱忱和努力的成果。
也感謝大家過程中對我的信賴,對於畫面,對於演出指示始終積極的去實踐………。


Σ(灬ºωº灬) 啊!太溫情了嗎(結束)。
 

上面提到許多都是比較辛苦的事、也講點開心的事吧~看到自己繪製的角色實際動起來應該很開心吧?

蕭:其實好像也還~好耶...啊!我看到「平衡感一哥」那邊很開心啊~哈哈哈XD

林:姚筌薴他要爆青筋了啦XD

(笑)是指有網友將預告中跑步的部分擷取的事嗎? 

<*熱心網友的短評: https://m.gamer.com.tw/home/creationDetail.php?sn=3610952>

孫:對啊,有熱心網友將他覺得微妙和喜歡的畫面都指出來,說藍特斯跑步看破紅塵、目空一切的地方。有趣的是這卡和後面提到兩人逃跑時彼此互動和流暢度都不錯的那卡,其實都是姚筌薴畫的。一負一正剛好平衡過來了。

蕭:不愧是平衡感一哥XD

姚:(눈‸눈) ………。

 

在座的大家幾乎都才20幾歲,為了給其他對動畫有熱忱的朋友作為參考,想請問各位的學習背景,又是在怎麼樣的契機下投身動畫業、和怎麼來到SAFE T的呢?

蕭:我自己高職是學商的,當時覺得ACG產業有相當的潛力決定認真學畫圖,考過日檢後就飛去日本讀專門學校,也是在那邊認識孫さん(孫家隆)的,晚上還會跑去找他練習畫畫。我們學校當時第一年是插畫漫畫動畫都要學。到了一年級下學期分組時,笨笨的就選了自己覺得能最快進步的動畫,走上不歸路(笑)。

找工作時其實遇到不少困難,也曾遇到明明錄取了,又因為簽證問題而失敗的狀況,最後運氣很好遇到願意栽培我的老闆,進了日本動畫公司擔任作畫,後來還是因為簽證問題回到台灣,孫さん的介紹下參與了某個動畫案之後進入SAFE T。

蘇:我也是專門學校畢業回來的,因為從小喜歡畫畫,國中時決定將來想去日本留學,原本想當漫畫家呢(* ॑꒳ ॑* ) 大學時在視傳系有選到一門課是要做音樂MV,發現自己很喜歡讓圖像動起來,後來為了同時學習畫畫和影像軟體技術就選了專門學校的動畫科。畢業後回到台灣還是很想要做動畫相關的工作,就去問了仙人掌老師,經由他的介紹來到SAFE T。

姚:我大學時是視傳系,從以前就對動畫有興趣但多是靠自學,出社會後找不到動畫相關工作,而嘗試了各式各樣的工作。後來決心從高雄到台北,當初想的是就算整理或者是收集資料也好,只為了能更加了解台灣的動畫業,因緣際會下進了某動畫公司擔任動畫。與(孫)老師認識是在台中的動畫飛行館,後來因為有個機會一起參與了某個動畫案後,就加入SAFE T了。

 

這裡好像蠻多人是在台中的動畫飛行館的課程認識孫老師的?

林:對、我是其中一個。我大學是讀昆蟲系、但到了大一突然覺得自己還是想走動畫,很剛巧的某次去台中玩發現了動畫飛行館的存在,知道他們會開些動畫的課程,老師頭一回在台灣開課我就成為了第一期的學生。

穎:我也是,我大學也是念視傳系,我原先想走的是藝術動畫,但在聽了老師的課之後發現日系商業動畫的系統、分工、畫面呈現上是我要的,就跟我哥兩人一起去上老師的課。

豪:我大學是建築系,原本想可能就做建築相關的工作了,但到了到了畢業製作時經由系上指導老師的提醒、我發現自己並不想走建築業而是動畫漫畫相關,當兵時一直思考自己的未來方向,某天我弟弟告訴我(孫)老師開課的訊息,於是我們兩個就一起開始去上課了。

穎:我哥退伍後換我去當兵,當時有蠻強的不安感、覺得要是手停下來就會退步,所以在當兵時就連假日也是持續的練習。退伍後也一起參加了前面所說的某動畫案,以此為契機加入了SAFE T。

許:我其實也是從那個案子才接觸到SAFE T的成員的。我家是比較傳統、會要求成績的家庭,讀書讀到後來發現自己撐得實在很辛苦,與家裡溝通後,輾轉進了設計相關和遊戲相關的科系,學到後來發現自己還是最想畫圖並且讓它動起來。當時透過學校介紹協助某動畫案,才在那裏認識了孫老師和SAFE T的大家。

 

那麼接下來想問這次擔任演出和現場指導的孫老師,許多人都知道日本動畫業界的工作經歷,也想請老師聊聊投身業界的過程。

孫:不少朋友知道我其實大學是主修日文的,其實原先並不會畫畫。在2004國際動畫影展上看了今敏監督的「東京教父」後,自己受到很大的震撼、毅然辭掉日商公司的工作到日本學動畫,畢業後很幸運的以作畫職進入動畫公司,一直到現在。
 

老師和其他幾位創始夥伴結成了SAFE T之後,是甚麼因緣際會與KRAFT這部作品的前身「末日男孩」接觸到進而合作的?

孫:台灣有非常多有理想和熱忱的創作者,希望能夠透過創作作品讓更多人看見。
透過網路我們更容易發信和接觸其他同好的朋友,我和Studio REALS的林正庭導演就是這樣(網路上)認識的。
導演向我介紹整個故事企劃和世界觀,他對於台灣動畫熱忱和期許打動了我們,因而開啟了雙方這次的合作。

 

從前面的訪談可以看到從一開始的原案、動畫設定到現在公開版本的概念美術其實差異很大,對於這樣的風格變化老師有甚麼樣的想法?

孫:動畫製作、商業動畫製作相當的不容易。儘管過程會有許多需要改善的地方,但就算是相對具有規模的日本業界大家也都是在現實條件限制之下盡力追求品質的。

前面也提過,
此次我們導入了日式商業動畫的流程和分工,希望能營造一個像是「縮小版的アニメミライ(動畫未來)」的機會 ,希望藉此紮實地訓練具有商業動畫製作經驗的STAFF。同時後期因知名插畫家-葉長青先生的加入和協助,作品更有了獨特出色的概念美術。我們會努力作出足以回應喜愛動畫朋友們期待的動畫作品。

 

SAFE T成員經歷這段訓練,在知識上和技術上都有相當的成長,老師對於工作室未來的發展有什麼期待呢?

孫:SAFE T成立時間不長,最初的創始夥伴都是在日本業界才結識的,結成是2013、台灣實體工作室成立則是2015。如此年輕的工作室卻能夠一批有熱情理想的夥伴們願意持續一起奮鬥,我們都很感動也非常感謝。

儘管現實條件嚴苛,期盼伴隨著成員們的成長,工作室作品能夠有更好的表現力,
也希望營造一個好的環境讓喜歡產業的朋友加入。

 

也請大家分享一下在各自的專業上、對未來有什麼樣的計畫或者期許吧!

蕭:覺得自己還有許多需要學習的,想先把手上的圖能夠盡量畫到最好,
未來目標是當角色設計、作畫監督,最好是可以什麼都會畫一些、什麼都能畫得看起來很自然我就滿足了。

姚:我的話短期內是盡力作好手上的工作,長期來說...
雖然我很多地方做不好,但還是想往製片、監製等方向發展,希望能夠幫助台灣動畫業成長。

穎:我認為原畫這個階段是和很多領域有連結,也是進入作畫核心的門檻,
所以想先做個稱職的原畫。長遠來說目前是以總作畫監督為主、如果有什麼故事想講時也想挑戰做個監督。

豪:我也是想往原畫或是美術設定吧,長期來說當然也是想當監督,
當初進來時也是因為有些想要說的故事,希望能夠實現出來。

林:短期希望能夠往原畫方向前進,最終希望能當監督,把自己想呈現的故事帶給大家。

許:在此次專案中雖然我主要是擔任色彩設計與上色的業務、
不過希望接下來也能夠參與更多的作畫,我自己也想動手畫出生動靈活的角色。

蘇:我在開始攝影工作之後發現自己對AE(After Effects)這軟體還有很多不熟悉、加上現在很多外掛,想先更加的增進自己的技術。
另外由於我非常喜歡看到畫面完成所帶來的成就感,所以會一直以攝影為精進的方向。

黃:把握好每一次的工作機會,確實的將美術,美術設定,美術監督的工作做到最好。

孫:以SAFE T的其中一員來說,目標是和大家一起成長,長遠是與大家一起做出好的作品。
私心來說其實是很想將工作告一段落、把一直欠著的動畫書翻譯完 (இдஇ) …
 

最後最後!!請大家對參與這篇訪談直到最後的讀者說句話!

蕭:加油⁽⁽٩(๑˃̶͈̀ ᗨ ˂̶͈́)۶⁾⁾!

穎:就這樣!?呃、好...我是認為能遇到老師成立SAFE T的機會真的是很難得,
所以真心希望喜歡動畫的朋友們,也都願意支持台灣的動畫產業,希望未來能有更多夥伴加入我們(。◕∀◕。)v

蘇:卡夫特動畫公開後、有動畫相關的朋友私下問我是否能加入我們,當時我很開心,因為我很希望能讓這間工作室成為喜歡日系動畫的台灣人的容身之處。雖然現在網路上有很多聲音,但我還是很希望能夠透過這個企劃來改善一點現在的環境。
所以請大家多多支持、謝謝~(*ˇωˇ*人) 

許:對動畫有興趣的人、我想建議先嘗試著去挑戰看看,挑戰過後再接觸到業界的資訊就能夠體會到差異在哪裡,可以更珍惜這些東西、而且也能了解到經驗的傳承是怎樣的狀況,加油 ( • ̀ω•́ )b

豪:如果要走這條路一定會遇到很多困難,不過也會有許多難忘的經驗,如果真的決定了就請試試看吧!
就算是失敗了,至少也實際去奮鬥過,一定不會後悔的!(✪ω✪)

姚:台上十分鐘台下十年功、凡事都不容易,理想必須建立在現實之上。(ゝ∀・)

林:這條路很辛苦、我認為要用謙卑的心去學習,不要太過急躁,用學習的心態去完成你的夢想。ヾ(●゜▽゜●)♡

黃:動畫的道路很長遠,彷彿一場超級馬拉松賽,需要持續的努力和毅力,肯定會有被看見的一天的!(*´▽`*)

孫:我很幸運能與工作室的諸位一起工作,期待各位接下來的發展。
最後感謝朋友們耐心地看到這裡,希望能對動畫製作有興趣的朋友們有一些參考的價值!

 

大家辛苦了!下次見!。゜+.(人-ω◕)゜+.゜

 

 

Safe T -1

 

 

 

創作者介紹

SAFE HOUSE T

SAFE HOUSE 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